<dl id="w08XUUN"><kbd id="w08XUUN"></kbd></dl><font id="w08XUUN"><i id="w08XUUN"></i></font><dl id="w08XUUN"><kbd id="w08XUUN"></kbd></dl><small id="w08XUUN"></small>
<font id="w08XUUN"><kbd id="w08XUUN"><table id="w08XUUN"></table></kbd></font>
<small id="w08XUUN"><xmp id="w08XUUN"><big id="w08XUUN"></big>
<small id="w08XUUN"></small>
<font id="w08XUUN"></font>
<font id="w08XUUN"><kbd id="w08XUUN"><th id="w08XUUN"></th></kbd></font>
<font id="w08XUUN"></font><font id="w08XUUN"></font><font id="w08XUUN"></font>
<font id="w08XUUN"><kbd id="w08XUUN"><th id="w08XUUN"></th></kbd></font>
<dl id="w08XUUN"><i id="w08XUUN"></i></dl><font id="w08XUUN"><kbd id="w08XUUN"><table id="w08XUUN"></table></kbd></font>
<dl id="w08XUUN"><i id="w08XUUN"></i></dl>
原创

第894章-君绯色萧凤栖-笔趣阁

这话很不讲情面了,若是一般人听了,都要羞愧得跑出去。  但裴钰不一样,他还是面带微笑地看着安芷,“四婶要丢,那是四婶的事,我送不送,又是另一回事。四婶大可不必与我这般划清界限,咱们定亲那会,一直都是守礼的,若是四婶反应太大,别人知道了,还以为四婶心里记着我呢?!?br/>  若是安芷手里有水,一定要泼裴钰个满身,让他清醒清醒。  懒得与裴钰再废话,安芷留下两个小厮准备丢花盆,就带着冰露几人气咻咻地回去。  “夫人您慢点?!北杜伦约鹤咛彼ち?,小心追着,“裴钰皮厚如墙,若是夫人看他不舒服,咱们可以去老爷子那说去。方才裴钰那些话,也确实过界了?!?br/>  安芷的步伐慢了下来,“老爷子才不会管这种琐碎的事,真不懂裴钰怎么想的。以前我想要他一盆花,那得用法子求来,现在不好好各自飞,反而来送花,他脑子真是被浆糊灌满了!”  说这些,安芷就是出出嘴气。  现在有老爷子看着,她动不了裴钰,只能暂时暗中找些把柄了。  等九月初一这日,临风才带来了裴钰的消息,说裴钰每次去的都不是同一座寺庙,见的也不是同一个人。  “大房公子见的都是寺庙里佛法修为比较好的,听人说,?;峥吹酱蠓抗佑肷颂致鄯鹁?,并没有什么规矩?!绷俜绲?。  “那他从裴府出门后,除了寺庙,还有去其他地方吗?”安芷不甘心地问。  临风摇头,“没别的地方了,只有寺庙,偶尔会在路上停下来看看风景,但也没有其他人与他交流。夫人,还要查吗?”  若是继续查,就可能会有暴露的一天。虽然临风不好议论主子们的事,但从他与其他下人们的想法看来,大家都觉得裴钰与夫人住隔壁是很尴尬的,这种时候应该要避嫌才是。  “你先不查了吧,裴钰如果刻意瞒着,咱们也查不出什么,反正朔风有派人跟着,若是裴钰那有什么动作,老爷肯定知道?!卑曹瓶醋攀掷锔瞻玫拈僮?,突然不想吃了,“你下去吧,这段日子辛苦你了?!?br/>  临风说了句是份内的事,便退了出去。  冰露等临风走了,才敢小声开口提醒,“夫人,裴钰和您已经是差了辈分的人,他的事,您其实不该关注太多的。就像您前面说的一样,真有什么事,姑爷会去解决呢?!?br/>  “我也知道我和裴钰身份尴尬,就算我自个儿不介意,但不代表裴阙不介意??晌揖褪怯兄衷じ?,你也看到过的,裴钰好几次与我见面时说的话,哪里像一心向佛的人!”安芷想到裴钰这个人,心里就不舒坦。  冰露也不喜欢裴钰,可裴钰身份在那里,不管怎么说,老爷子在一天,他们就不能没事去找麻烦,不然激怒老爷子,那后果可不好看。  冰露懂的,安芷自然也懂,她就是心里不痛快,所以才嘴上说说。  “不说裴钰了,姑爷去秋猎好几日了,这一次,怎么还没信回来?”安芷在家没收到消息,心里总是有些慌。“或许是前两日忙得厉害,没机会给您送信,从围场送信回来,快马加鞭也得一天多呢?!北端档秸饫?,看到春兰面带喜色地进来,问春兰怎么了。  春兰走到主子身边,弯腰道,“安府来消息,说药来了?!?br/>  听到药这个字,安芷立马来了劲头,“快去准备马车,我要回去看看?!?br/>  哥哥躺了好几个月,大夫说可不好再拖了,若是时间隔太久,即使毒解了,也不好上阵杀敌。  等安芷匆匆到安府时,大夫已经去做解药了,她刚进屋子,就被嫂嫂激动地拉住手。  “真是苍天有眼啊,总算是让我们看到一点盼头了,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说,害我刚听到时,差点喜过头了?!被萜揭槐咚?,一边掉眼泪,“我这心啊,每天都期盼着,就等着你哥哥好的那天。忍了那么久,我见谁都想骂两句,这下可好了,等你哥哥一好,我就拿挺直腰板出门怼人?!?br/>  安芷被惠平逗笑了,不过她刚笑完,就听到哥哥说别。  安旭被扶起靠在床上,虽然身子还是不能动,但嗓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“我这事先别声张?!?br/>  能好起来,安旭心里也兴奋,可他这段日子以来,无数次回想中埋伏时的情景。那时候的几处瞭望台上的伏兵,真的是一个人派来的吗?  他觉得不见得是一个人派来的,因为那会也有少部分人中箭,却没中毒。  惠平不解地问为什么。  安旭耐心解释,“即使我身上的毒解了,一时半会还是不能行动自如,还不如继续装着,指不定那下毒的人会心急露出一些马脚?!?br/>  惠平有点不太愿意,“那我岂不是还要装!”  安旭笑了,洁白的牙齿透着白玉一般的光泽,“你是郡主,就是不看我的身份,以你自个儿的身份,谁要是敢看不起你,你自个就能压回去。再有一些多嘴多舌的人,你也可先记着,等我能动了,一个个去收拾?!?br/>  “你还是好好休息吧,这京都里,敢当面看我笑话的,还真没几个?!被萜桨鹤拍源?,一想到安旭马上就能恢复了,她心里就甜滋滋的,感觉生活总算有了盼头,“不过那些背地里说的,如果你知道了,还是要去帮我揍他!”  “成!我是你相公,自然是要帮你!”安旭笑得开心。  过去的几个月,惠平确实忍得辛苦,想她以前在京都里横着走的一个人,谁要是让她不舒服,当面就要打回去。但为了防止出门说漏嘴,她这段日子干脆就不出门了。而她不出门后,外面的人就开始说她没脸出去见人了。  世上什么样的人都有,拜高踩低的比比皆是,惠平就是个娇纵的性子,能忍那么久,实在是与安旭的感情好。  安芷听着哥哥嫂嫂说的话,唇角不知何时上扬了起来,看他们满脸甜蜜,她心里也是甜甜的,不由想到了她和裴阙。裴阙对她,也是极好。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u38r0.ink/txt/197774/60849880.html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雨下
是正因牛粪有特殊的营养。
雷萌

其实是害了这段感情。

快凉
乱苔一梦
不拒
闻花香。

热门推荐:

  第793章-秦安安傅时霆免费阅读-笔趣阁 第524章,地下商会,提前开启!-我的傻白甜老婆-笔趣阁 第894章-君绯色萧凤栖-笔趣阁